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伯强 > “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

“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

电力过剩一方面造成了投资浪费,另一方面,电力供过于求也是导致“弃风弃光”的重要原因,不利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2015年平均弃风率达到15%,西北部分地区平均弃光高达30%。如果今后低电力需求成为常态,如何走出电力进一步过剩的困局?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日前发布了《2016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根据报告的数据来看,随着经济发展速度的逐步放缓,2016年电力过剩可能将更加严重。

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仅增长了0.5%,增速比2014年回落了3.3个百分点,工业用电量的减少是增速放缓的最主要原因。2015年工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70%以上,与2014年相比减少了1.4%,主要是重工业减少了1.9个百分点,其中钢铁、有色、水泥行业用电量都大幅下降。这与“十二五”期间,工业电力消费4.9%的年增长率有着很大差距。在用电需求骤减的同时,2015年新增发电装机量为6400万千瓦。到去年年底,发电装机达到15.1亿千瓦,供应能力充足,火电发电设备利用小时降至4329小时。中国的火电系统全球领先,全年设备利用小时数应该在5500小时左右,因此目前大概存在20%以上的过剩。

如果今年电力消费维持低速增长,而中电联预计今年新增装机在1亿千瓦左右,那么到2016年底,发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6.1亿千瓦,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或将进一步降至4000小时左右。电力过剩一方面造成了投资浪费;另一方面,电力供过于求也是导致“弃风弃光”的重要原因,不利于可再生能源的发展。2015年弃风弃光更加严重,平均弃风率达到15%,西北部分地区平均弃光率高达30%。

如果今后低电力需求成为常态,为了满足政府至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15%的目标而需要大幅度增加核电、风电、太阳能的装机,火电过剩将进一步加剧。如何走出电力进一步过剩的困局?从原因入手就是“降供给,增需求”。

供给方面,各大电力公司对火电投资仍然有热情。由于煤炭成本曾经占火电企业成本的70%左右,近年来煤炭价格一路下跌,电价调整又滞后和不到位,电力公司财务状况很好,而投资的机会并不多,即使利用小时不断降低,综合看仍然有利润空间。因此,政府需要对新增火电项目更严格控制,以抑制火电的投资。对落后产能存量进行淘汰改造,趁此机会推广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

从需求看,由于重工业对电力消费贡献最大,重工业与基础设施建设高度关联,因此需要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来增加对重工业的电力需求。目前看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放缓是重工业下滑的重要原因。政府可以通过大规模建设城市地铁和其他轨道交通的基础设施,来增加对重工业的需求,在解决交通拥堵和雾霾治理的同时,增加电力需求。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城市圈面积为1.34万平方公里,拥有人口3760万,汽车保有量约为800万辆,而北京城市面积1.6万平方公里,人口数量2100万,汽车保有量约为560万辆。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要在更小的土地面积上解决更多人口、更多车辆的出行,交通压力应该更大。然而,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目前交通情况良好,很少发生拥堵现象。完善和发达的城市公共轨道交通系统是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解决交通问题的重要因素。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的轨道交通主要由地铁、JR铁道、民铁三部分组成,目前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城市圈轨道交通线路总长约2500公里,居世界第一位,其中地铁333公里,民铁和JR铁道分别达到了1100公里和880公里。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轨道交通网络覆盖程度高,换乘便捷,目前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的交通出行总量中,轨道系统占86%。

相比之下,2015年北京的轨道交通总长度仅为554公里,2014年的公共交通出行率只占到48%。以完善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为支撑,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通过收取高额的停车费、违规罚单来“迫使”公众选择公共交通。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停车通常按10分钟或15分钟来计费,市区内一般路边停车一小时约为20元人民币,限停一小时;大厦内的停车场每小时大约在35到90元人民币,停车超时要被罚款约900元人民币。所以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开车出行的成本非常高,因此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汽车出行的比例只有11%。

东京“弃风弃光”严重,如何走出电力过剩困局可以为中国解决中大城市交通以及环境污染提供很好的范例。截至2015年末,中国累计有26个城市建成投运城轨线路116条,运营线路长度仅为3612公里,其中地铁2658公里。中国人口超过千万的超大城市就多达15个,因此长远来看,要解决中国大城市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问题,需要轨道交通有快速的发展,尤其是目前交通拥堵的大城市,需要拿出以往建设地面基础设施的热情,建设地下通道,之后再通过提高地面交通的成本,引导人流在地下流动。数据说明2014年城市运营轨道交通线路电力消耗高达94亿千瓦时,大规模建设城市地铁和其他轨道交通在解决交通拥堵和雾霾治理的同时,也是缓解电力消费过剩、进行石油替代的有效途径。

此外,加快“煤改电”也是增加电力需求、减少火电装机浪费的好途径。大多数发达国家的电煤比重都在80%以上,美国高达95%,而中国发电用煤不到50%,如果这个比例提高5%,粗略算可为电力提供10%的空间。非电煤消费主要集中在钢铁、水泥、化工等高耗能行业的工业窑炉和中小型锅炉,此外还有一些居民散煤用户。“煤改电”对工业生产企业的好处是,电价相对稳定,降低燃料价格波动风险,而通过调整生产时间,可以利用价格更低的低谷电量,从而降低生产成本。对于居民部分,通过将散煤燃烧改为集中电力采暖,除了节能减排,还提高了生活质量。对于政府来说,可以从节能减排和雾霾治理角度,对“煤改电”所需要的成本,通过技术改造给以适当补贴,增加企业“煤改电”的动力。

来源:《南方都市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