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伯强 > 未来五年能源供求向何处去

未来五年能源供求向何处去

今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对于政府和能源企业而言,对“十三五”期间能源需求和能源结构调整需要有一个比较好的理解,这涉及到经济发展规划和改革。

目前我国能源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处于典型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背景。2014年重工业消费了将62.8%的能源,却仅仅贡献了25.5%的GDP。重工业主要包括钢铁、水泥、建材、冶金、机械等,这些都与基础设施建设高度关联。

如果“十三五”中国已经进入了经济转型时期,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将放缓,这一轮基础设施建设高潮将过去。在目前的产业结构和能源消费结构下,重工业下滑对能源需求的冲击很大,但是对GDP的直接影响不大。而重工业下滑对GDP的间接影响是正面的,包括比较大的库存和比较低的能源价格,都能给经济增长带来好处。

因此可以得出两个结论:一是GDP和能源需求之间可能出现比较大的缺口(如2015年的GDP增速和能源需求增速相差接近7个百分点);二是“十三五”期间6.5%的GDP增长目标可能伴随着比较低的能源需求增长,能源企业需要为此做好准备。那么,比较低的能源需求将如何影响“十三五”期间的能源结构调整?

先看2015年中国的能源结构。化石能源中煤炭、石油、天然气所占比重分别为64%、18.1%、5.9%;非化石能源中水电占8.5%,核电占1.4%,风电占1.6%,太阳能占0.5%,其他如生物质能微小不计。由于资源禀赋、石油价格和能源安全问题,属于化石能源的石油一直很稳定地占18%左右,“十三五”期间还将保持这个比重。非化石能源当中,水电曾经有过快速增长,但近年来由于资源潜力约束,基本上稳定在8.5%的比重。因此,“十三五”期间能源结构中石油和水电(共占比约26.6%)这两个板块的比例将保持稳定。

如果根据《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把化石能源中的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中的核电、风电、太阳能统称为清洁能源,加总起来大致为9.4%。而化石能源中的煤炭目前占64%。在雾霾治理和低碳清洁发展的背景下,“十三五”期间能源结构中可能起比较大变化的是煤炭的减少和清洁能源的增加,基本上是此消彼长的过程。

“十三五”能源结构一定会得到调整。根据中国政府的目标,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能源结构中比例为15%,但目前非化石能源在能源结构中比重只有12%,所以需要增长3个百分点。在建的核电可以贡献1个点左右,即核电从目前1.4%增加到2020年的2.5%;风电和太阳能需要从目前的2.1%翻一倍到4%;加上水电稳定在8.5%,凑成15%的非化石能源比重。预期“十三五”期间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应该可以增加2个百分点左右,从目前的5.9%增加到8%。这样,天然气增长和非化石能源增长,可以使煤炭占能源结构的比例减少5个百分点,从2015年的64%下降为2020年的59%。

当然,“十三五”能源结构调整的预期是否可以如期实现,除了政府的政策支持和引导以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源需求增长速度。如果出现类似2015年的能源需求增长为负的情况,煤炭替代将很容易,2015年煤炭占能源消费的比例的确下降了超过1个百分点,从2014年的65.6%降为64%。

现在清洁能源在能源结构中比例为9.5% (包含化石能源中的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的核电、风电和太阳能等),因此就每个年份而言,如果能源需求增长为零,清洁能源大约增长10%就可以替代能源结构中1%的煤炭。如果能源需求增长速度为1%,就需要20%的清洁能源增速才能在满足1%的能源需求增长的同时还替代1%的煤炭。如果能源需求增长速度为2%,则需要30%的清洁能源增速才可能替代1%的煤炭。如果能源需求增速超过2%,煤炭的替代速度必然减缓。

尽管“十三五”期间预期比较低的能源需求增长显然有利于煤炭替代,预期煤炭在能源消费总量以平均每年1个百分点的速度下降,可能还是一个比较乐观的预期。

对于能源企业而言,除了关心能源结构调整,更关心的可能是能源绝对量的变化。如果能源需求增长反弹超过2%,煤炭消费的绝对量还可能上升,目前清洁能源的比例太小,难以在满足能源需求快速增长的同时,还可以替代煤炭。

这种情景是有可能发生。国际上,就美国非常成熟的发达经济产业结构而言,上世纪90年代美国平均能源需求还有1.58%的增长。国内而言,中国城市化进程远没有结束,基础设施建设任务依然繁重。中国要进入中高等收入国家,比较的不是北京和纽约这样的大城市,而是中小城市、乡镇、农村的基础设施。此外,大中城市的地铁和轨道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既可以解决城市交通堵塞和空气污染,还可以减少石油消费,应该是“十三五”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方面。因此,中国基础设施建设依然存在巨大空间,在政府支持下再形成一个基础设施建设高潮并非不可能。

这也就是为什么政府把中国二氧化碳的排放峰值放在2030年而不是2013年。事实上,2014年煤炭需求增长下降了2.5%,2015年又进一步下降了3.7%,中国2014年和2015年的碳排放由于煤炭消费大幅削减而大幅下降。但目前对中国今后能源需求增长速度没有十分的把握,一旦能源需求反弹超过2%,煤炭消费绝对量可能还会增长,二氧化碳排放也可能还会增长。

整体而言,煤炭在今后中国能源结构中的比重一定会下降,随着能源需求增长速度的变化,下降速度将有很大差异。因此,无论中国清洁能源如何发展,煤炭在相当长时间内仍然是主体能源。无论中国去煤化或者不去煤化,煤炭清洁化发展将始终是一个重要命题。

来源:《中国证券报》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