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伯强 > 油价大幅下降背景下的中国石油储备

油价大幅下降背景下的中国石油储备

今年上半年国际油价为每桶105美元左右,6月以后国际油价一路大幅下跌,进入11月,纽约西得克萨斯中质油期货更是跌至每桶76美元左右,跌幅近25%。根据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我国在油品需求增速减缓的情况下,比较前10个月,进口原油2.5亿吨,增加了9.2%,引起了中国最近增加原油储备的猜想。

增加原油储备的动机很简单,如果按照2013年全年中国累计进口原油2.82亿吨,按照每吨7.3桶计算,油价下降1美元,中国能省20.7亿美元。

一般来说,影响石油价格的要素包括国际石油生产和消费的供求关系、政治及突发事件因素、投机因素、美元汇率走势等几个方面。其中,对石油的需求和供给是决定国际油价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其他影响石油价格的要素最终也要落到供求关系上来。其他因素会极大地影响短期的油价走势。已经有许多分析来说明以前的价格快速上涨和近期急剧下降的原因。日益升高的进口石油依存度使中国更加关注和深刻体会到了油价的不稳定性。

石油储备应包括两方面,即商业储存和战略储备。商业储存主要指由从事石油生产各环节的企业自行储存,以应付由各种原因引起的石油供应短缺,以及油价的过大起伏和调节需求方的峰谷差等,国家或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规定与企业规模相应的最低储存额。战略储备一般都由国家进行或参与调控,主要目的是应对重大的突发事件造成的供应中断(或严重短缺)。中国石油储备有两个特点,一是起步晚,二是进展缓慢。目前我国正在分阶段建设战略石油储备设施,目标大致也是国际上通用的90天的量。

价格是石油战略储备的关键要素,理想吸储价位当然是越低越好,但是,现实中没有把握油价一定能够达到所谓“理想”的价位。短期油价是不可预测的,只能对石油的需求和供给的中长期走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因为油价的短期影响要素如政治及突发事件因素、投机因素、美元汇率等是不可预测的,这充分反映在现实中有关短期油价的预测不仅有争论,且价格的预测区间很大。

事实上,政府决策部门也一直在抱怨国际油价的“投机”因素太重,难以把握。例如,当油价在115美元/桶的时候,有专家认为油价必须回落,但也有估计的油价将继续上涨。目前国际原油价格在75美元/桶以上,对于中国石油储备,无疑仍然很“贵”。但是,笔者认为目前的油价是石油储备的好时机,因为我们知道和3个月前的油价比,每桶少付近40美元,而且我们并不知道1个月后的石油价格会是多少。

中国是世界最大石油进口国,只能通过在国际市场上采购原油来增加石油储备。中国石油储备的关键是要认识到:一是石油供需和投机性决定了石油价格会短期大幅度波动;二是石油储备是应付突发事件,实现能源安全的重要手段。所谓的国际油价高或低,都是相对的,各个国家、各个专家的理解都不同,欧佩克多次表示欧佩克致力于维持原油的“合理价位”,但他也没能具体说明“合理价位”是多少。因此,无论如何,购买石油用于储备必须冒价格风险,能讲究的只是储备的策略和手段。短期从国际市场上购买非常大量的石油,需要谨慎,因为对市场价格冲击可能很大。

因此,比较可行的储备策略是,中国可以在油价低的时候逐步购买储备,尽量降低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利用波动进行价格相对有利的储备。中国石油储备势在必行,这是路人皆知。对其他国家来说,尤其是石油消费国,应当认识到,基于中国日益增长的石油需求和对国际石油市场的依赖,中国的储备对国际市场的稳定不仅有益,而且举足轻重。因为一旦发生严重的原油供应中断,中国就可以有能力运用储备来满足自身的需求,稳定石油价格,而不是进一步对市场造成压力。因此,配合和协助中国作好石油储备,也是对各国有益的事情。

另一方面,中国可以考虑建立自己的预警应急体系,并进一步形成石油进口国间的国际合作。对危急事件的逼近,可以发出不同级别的预警并启动预先设计的应急方案,以消除或减低油气供应的不安全因素造成的影响,包括进行计算机演练和实际的演习,如对海湾战争、油价大幅度走高、重大灾害时作出不同的应对。总结国内外的经验,建立石油安全的预警和应对体系,这可以作为储备策略的补充。储备策略的另一个补充是以条件合适的油田作为战略油田,需要时开采或提高产量,有一定的法律体系保障,统一规划、分步实施。还有,中国的石油公司(国营和民营)在目前油价低迷的时候,应该利用这个机会,以更大的步伐走向国际石油市场。

制定和实施有效的石油储备战略对策必须与石油工业的体制向更市场化方向的改革相结合。国家管理体制和有关石油的法律法规体系也需要完善,目前国家监管乏力和无序的状态亟待改变。虽然无法把握短期油价波动,但可以通过一些政策手段去影响中长期石油供需的基本面。中国的能源政策是“节能开源”,将节约放在首位,即以较少的石油和油品消耗支撑国民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进一步将节约资源定为基本国策,并以法律形式给予保障,以完善的法规体系使之得以贯彻执行。

来源:中国科学报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