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大家好,能源最近发生了很多问题,除了说刚才讲的未知之外,现在变得很诡异,现在这么大的产能过剩,煤炭能够涨50%、60%,大过剩的前提下价格还大涨,所以说除了未知,现在又加了很多变数,你根本想不出背后是什么道理。我今天讲也是对这个未知进行探讨,能源需求现在是一个很困惑的探讨,近两年能源系数变得非常低,跟GDP的间隔非常大,所以现在是每个能源行业企业家也好,政府也好非常关心的问题, 还有对绿色发展、低碳发展非常关心的人,可以说所有人都对中国今后能源的走势,处于一个很焦虑、困惑,甚至某种意义上觉得很诡异的这么一个状态,朝前怎么走是一个未知,今天我利用这个时间讲一讲背后的故事。希望能够把这个讲清楚。

其实中国能源波消费变动非常大,往上往下都如此,GDP则相对比较稳定,比如以往煤炭电力消费的波动就非常大。这就有三个问题,第一,对于发展中国家的能源消费的大起大落,他是一个基本规律,还是就只有中国是这样子,这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GDP跟能源大幅度分离,比如1997年和2008年,当时的背景就是经济不好,这回的背景是经济新常态,但是,对于目前很低的能源需求,目前这个是周期的低点,还是今后发展的一条线,这个问题更需要回答,回答了这两个问题其实也基本可以回答第三个问题,就是煤炭的消费走势。我为什么一直谈煤炭问题,中国能源系统基本上还是煤炭系统,接下来讨论碳排放,接下来要取代美国成为低碳发展的全球领军者, 都与煤炭消费走势相关。

中国的能源需求为什么波动会这么大?现在媒体骂火电过剩还在建,去年装机增加了5000万,今年可能还有比较多的增加。目前火电过剩大概25%到30%之间,为什么还会出来这么多的新装机?往后站一站,如果我们站在2010-11年的时候,那个时候电力需求和煤炭需求都在10%左右,站在那个点,投资者以及规划者对2014、2015年的电厂来做安排,由于建设电场是需要周期的,对2014、2015电力装机做安排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判断需求?可能是,比较保守是9,比较不保守13,那么大家同意,对2014、2015安排10%增长,但是出来的1%增长,所以每年就过剩出来了9%,所以说目前的状态其实在2010-2011年就已经决定了,你这个错误在2020年就做已经出来了。也就是说, 快速发展中国家的能源消费大幅度上下波动可能和大幅度过剩短缺难以避免,就是你逃不过。像发达国家美国每年增长很稳定,1%、2%,预测错误的空间很小。我们10%跟11%的,能够差出10%,发展中国家能源消费大起大落难以避免,之所以大起大落就是因为增长太快了。

第二个来回答GDP与电力之间的关系。这个我觉得跟中国能源消费高度集中有关系,中国的重工业消耗了62.8%的能源,但只贡献了25.5%的GDP,重工业对经济形势最敏感,第一反应是通过库存调整,经济不好就减少生产,对能源打击很大,但是对GDP直接打击不大,这个时候可以还可以卖库存支持经济增长,但重工业只要少生产一些,对能源的向下压力就非常大,某种意义上揭示了为什么GDP跟能源消费在中国有时出现的大幅度背离,很多国外的人就觉得你这个不靠谱,就说GDP数据不对,其实中国GDP跟能源大幅度背离是可以解释的。

第三个问题能源反弹回来煤炭消费会出现什么情况?因为我们看到了前两次能源消费低点过后就大反弹,我的解释就是库存恢复过程,先加快生产恢复库存。那么,如果能源消费反弹回来会处于什么状态?以往GDP跟一次能源关系大致是1:0.8,如果这次反弹回来是1:0.5,那么6.5%的GDP增长需要3%多的一次能源需求增长。看看2015年的结构,煤炭64%,石油比例很稳定,水电没有什么增长潜力了,今后清洁发展就是天然气、核电、风电、太阳能。如果一次能源反弹超过3%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目前天然气加核能、风能、是太阳能大概9.5%左右,它增长10%,只能满足1%的增长,如果一次能源增长反弹至增长3%,煤炭消费的绝对量就煤炭就不得不回升,那时将难以把煤炭压下去,因为会出现短缺,就会很可能选择重新选择煤炭。目前对煤炭的判断,2013年可能是个峰值,可能才乐观了

话题:



0

推荐

林伯强

林伯强

209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学博士(Santa Barbara)。现任闽江学院新华都商学院副院长、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2008年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要研究和教学方向为能源经济学。

文章